Ilonse (伊隆斯)面積40.59公里 / 海拔351-1992公尺 / 官方登記居住人口193人(2016),實際居住人口20人。

10月31日,告別適逢萬聖節小聚的Péone居民後一路開夜車行經Bueil和Roubion來到Ilonse。行駛在夜裡一個半小時崎嶇的山路總令人感覺特別漫長。夜裡來到該城鎮時,二擇一的情況下我只試探了其中的一條山路。嘗試未得其果,不輕易放棄任何事的我,在凝視著另一條被黑夜吞噬的小徑時,經歷接連4天的驚險體驗後的我再也壓榨不出任何一滴勇氣將開向黑暗深淵。於是在選擇前往山城的同時,便與遠眺/拍攝小鎮夜景的機會絕緣。

山林的黑總是讓我又愛又怕,在Ilonse小鎮內昏黃的街燈與攏長的階梯與坡道的陪伴下,於小鎮中探險一番。結束一天的行程,因不願將車停在鎮外遺世孤立地過夜,我索性將車停在鎮內迷你停車場的車格外。躺在車後坐,刻意用睡袋遮著臉,雖不便呼吸,但至少可以避免見到想像中可能在窗外凝視的鬼臉。然而雖說將車移至照明處、躲進了睡袋、同時關閉天窗,犧牲了滿天星斗,但我就是無法安心,因為鬼不在車外,鬼就住我的心裡,在荒郊野嶺總能讓我每晚想它千百回…。

隔天起床,巧遇運著兩條拉不拉多和提著一把長槍的獵人。不期而遇,穿著短袖的他放下手頭狩獵準備工作,熱心地帶我到鎮中廣場為我簡介週邊攝影點。當時氣溫應不及5度吧!「先生您不冷嗎?」他堅絕地吐出那句「不冷!」彰顯了獵人尊嚴,但持續颤抖的身體早已出賣了他。在公廁盥洗後我終於驅車前往夜裡棄選的小徑。將車停在山坡上,攤平並坐在後車門悠閒地望著Ilonse,簡單地吃了早餐,豐盛地享用了風景。

「請問方便讓我將電池留在您這充電嗎?」在簡單解釋了我的旅行方式與找不到充電的可能性後,這位在住家準備午餐的太太接受了我的請求。「您有得午餐嗎?」小鎮上沒有任何店家,唯一的餐廳也歇業,於是她好心地這麼詢問。只有餅干和水的我索性丟出否定的答案。她回頭望向桌上的飯肴,我的眼光也順勢拋了過去,接著四目相交的情境讓我覺得尷尬又好笑。「等您拍完照回來,我再為您準備三明治。」最後電充飽了,附帶的野生蘋果和飲料的三明治也拿了,離開前還在他們家洗了個熱呼呼的澡…。飯店的服務都沒這麼好吧!?作為回報,行前遞了張名片給他們,告知於巴黎接待的意願。

傍晚考量到車上乾糧與飲用水所剩不多,便決定開半小時的車前往Pierlas的餐廳用餐。當晚村民正準備隔天的季未獸獵慶典,廚師兼老闆Kevin在我享用豐盛美味的晚餐後特地帶我前往參觀小鎮的公共烘培坊。在回程巧遇狩獵後返回鎮中的獵人們。當天補獲的幼鹿的腿部就分給了這個小鎮的6位狩獵者,當收穫較充裕時,他們還會將肉處理後分送給自己鎮上居民。話說中午的三明治其中一個夾的肉就來自獵人的勞動成果。我受邀參加隔日的慶典,但因行程考量而捥拒。

當晚本想在拍攝Ilonse後繼續前往其它山城,但因濃霧能見度不及2公尺,冒著極大的危險,我勉強地將車開回Ilonse。接著拍攝其它山城不說,連當晚所在山城也因故沒得拍攝。行駛期間經過山林裡停在路邊的車輛,因怕看到對方車內的超自然現象我總會主動將眼光避開。當晚“似人非人的人”沒看到,搖曳著蓬鬆大尾巴在山路慢跑的狐狸倒是見到一隻。

再次回到小鎮時已是細雨綿綿。留居山城的長者們早已隨著太陽西下而入眠,欲再度進入鎮中拍攝的我因夜的黑加上濃霧感我到膽怯。噓~我似乎聽到人聲…。「Il y a quelqu’un ? 」「Oui !」…。夜裡,我在露台和一位於尼斯返回小鎮度假的郵差閒聊。他向我描述了山城居民們在生活上互助的情節。在那半個多小時裡,哪怕天冷又淋著細雨,但笑聲與交談時輕鬆的心情,讓我得以驅逐夜裡詭譎的氛圍。告別郵差後我在小鎮內四處拍攝。行經一處沒人居住的小屋,當我見到被封住的綠色的木質大門時,便想像著門可能會自己打開。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經過該平房眼角餘光仍能見的距離,綠色的門板竟自己逐漸打開…。霎時我嚇得身全寒毛直豎,不敢停下腳步,更不敢加快腳步與回頭確認。那晚我再度用睡袋矇著頭入睡,然而那未見的鬼卻早己成功地從小鎮進了我的夢鄉。這是在Péone之後持續的第3個Halloween。

隔天早上氣候特別的好,經聖米歇爾教堂與掃墓的人們打了招呼,來到山丘最頂端,遠眺週邊開闊的自然景觀。走在巨岩上享受陽光、微風、蟲鳴與花草的香氣,一切讓人感到心曠神宜。當天雲霧變化莫測,讓攝影過程更顯趣味。然而上午手機不斷收到濃霧和雷雨的警報,卻又讓在我接近中午時分像逃難似地離開。我說一個人旅行真好,可以咨意地享受/承受這一切無常的好與壞。


FB : www.facebook.com/paris.archi.photo

website : www.chechiachang.com

instagram : www.instagram.com/che.chia.chang/


Architecte D.E. / Photographe polyvalent

法國國家文憑 / 巴黎執業建築師 / 攝影師 / 巴黎秋季沙龍官方藝術家

n° SIRET 847 485 604 00023



#富土相機 #富土龍 #百諾 #攝影 #攝影師 #法國 #南法 #夜間攝影 #山城 #Ilonse #photographie #Photographe #France #Provence #Village #Moutain #fujifilm #Fujinon #Photography #Photographedepyasage #Peakdeisgn

Dernière mise à jour : 17 déc. 2019



在Péone山林間的攝影期間面臨死亡的恐懼僅次於德國新天鵝堡的那次 …。

在為了前往高壓電塔端山崖邊的岩石確認攝影點,期間在樹叢裡斜坡上披荊斬棘,在一路輾轉曲折後才終於抵達。因攝影點位處急坡和松散的土壤上,加上緊鄰10公尺左右的高低地差,條件不利夜間攝影,故於排除於夜間攝影的行程。雖說在歷盡勞苦才得知於高處能見到的景觀不如預期,不過至少我嘗試了,在疑惑解除之際也享受到挖寶和探古的刺激與樂趣。


結束高處攝影點的勘察活動,我接著將目標鎖定在山腰。據聞最佳位置就落在林間深處的民宿Les balcons du Paradis週邊。事實上在到達該山城的當晚就曾嘗試前往,然而在夜裡毫無路燈照明,加上缺乏顯著的路標的情況下,使得當晚行程不得其所。過去曾在其它山城尋找攝影點的過程將車駛於如同雲宵飛車軌道斜度的羊腸小徑。然而在Péone的首晚選擇的小路未端僅是一條約莫30度左右的坡道。曾一度讓我佇足不前的原因不是其坡度,而是坡道末端隱匿在黑夜的小屋。


在不知道走錯路的情況下,以為上坡後經平台前的空屋尚能繼續前行,錯誤的認知讓有足夠的勇氣將車開往黑暗深淵。不過越是接近空屋,在退路不利脫身的條件下,我越是感到嚇人。「平台上應該沒有另外的出路吧!」斜坡上了一半,怕鬼卻又愛想像的另一個我開始擊起退膛鼓說。望著眼前披著黑夜的空屋,我趁著在用盡最後的勇氣前下車拍照留念,接著設法倒車脫身。死胡同、山林、坡道、黑夜、無路燈,在這樣的條件下上坡僅需幾秒鐘,下坡卻要數刻鐘。當時庭院中的鞦韆一直讓我相當在意,走不出兒時鬼故事和鬼片的陰影,總覺得它們會自己蘯起來。然而害怕的心情卻總伴隨著期待,結果不如想像是件好事,但總不免有幾分失望。話雖說如此,但相似的場景在下個山城Ilonse再次經歷時,期待見鬼的結局卻讓我豎盡了寒毛離去。


約莫4點左右,哪怕天還亮著,但來回穿梭往民宿的小路兩趟就是勾不著民宿的邊。一直到我隨興找了條軟鋪面的小徑,順坡步入進樹林,巧遇開著小型越野車的民宿主人之前,我無法想在那樣的不毛之地竟有人經營著以「天堂的陽台」為名民宿。就其說法,再往下走10分鐘即可到達攝影點。原只是下坡探路,故沒攜帶燈具。「再往下走10分鐘就可到達」的吸引力太大,使得我無心立即返回取燈具,是引發返途危機的主因。


20分鐘後在行經人們口中的最佳攝影點,因認知的差異與欲達目的強烈動機驅駛我不斷遠離停車處。「下個彎若不見山城,我就折返。」這句話說了好幾次,還是繼續急步前行。因為山的高度,讓在樹林的一切提早入夜。危機意識終於高過求好心切,我開始折返。再次回到經過的攝影點,正好是山城點燈之際,本仍可趁著天幕未落下回車取燈具,但不願放棄藍色時刻我決定留下攝影。 17H10「 Cédric,我找到景點了,請您幫我開啟山城後方奇岩的探照燈。」「好的!5分鐘後就幫您開。」接著等了半小時仍不見燈亮。17H45收到Cédric的語音留言。「抱歉!可能是2週前的雷雨,讓探照燈故障了。」等待期間我錯過了最後一次取燈具的機會。

不顧回程問題,我關閉手機的網路連結藉以節約電力,意無反顧地決定先將要拍的作品拍好後再來面對入夜的恐懼與危險。入夜之際,眼見遠方Péone小鎮因路燈照顯得越趨明亮,而位處山林間的我親眼見證山林與歸途一點一滴被黑夜吞噬的過程,一直到伸手不見五指!

入夜前最擔心的是入夜的黑暗,而在被黑夜吞噬的當下,我再也無心怕黑,為的是所有的思緒都集中在如何安全脫身。拍攝完畢,手機電力僅剩不足45%。在平坦的山路,我開啟手機照明,揹著全身的攝影設備用盡吃奶的力量死命地往回程方向奔去。跑到上氣接不著下氣再也沒有餘力膯足往前時,我才彎著腰或蹲在地上大氣連連。又每跑一次,隨著體力遞減,持續的跑程就短一截。過程我不斷檢查手機剩餘電源。接下來在上坡路段,我連行走都顯得吃力,再也沒有心思去想會不會見到靈異現像或會不會遇到狼或野狗。眼前一片漆黑,伸手全然不見五指,死亡的恐懼強烈地襲上心頭。若手機真沒電,若夠幸運我或許還能花個數小時走出樹林,然而最大的可能卻是跌下山坡。


期間每次確認了下坡時行經的地點,心才能安一些。在夜裡行走在山林間,就怕走錯路導致走不出山林。曾慌張地想尋求Cédric協助,但又覺得自己能夠,同時也想靠自己脫身。不知走了多久,終於來到遇見民宿主人的陡坡前。陡坡應是出口的捷徑,但我印象中那是個急坡,若不便上坡,便只能繞一大圈回停車處。終於在思考之際下起了雨,考量到不確定的雨勢與降雨時間長度。是故在安全的考量下,我還是請了Cédric幫我查詢民宿主人的電話。手機有訊號能撥話、Cédric在準備當晚小鎮的萬聖節派對時即時回應、民宿主人電話查得到,同時撥通又能有人回應,這一切都是得極大的幸運。


「你再上去500公尺就出山林了!」民宿主人的媽媽在電話中說。話說得簡單,窩在舒適的家的妳怎能想像當時的情境?終於民宿主人接了電話,交待了地點,10分鐘左右,在極盡黑暗的夜裡見到車燈、在寂靜的山林裡聽到駛向自己引速運轉的摩托車引擎聲,心上大石這才得以卸下。話說出口果真就在上陡坡不遠處,當越野車步出山林並見到我駕駛的汽車時,我不免為沒有堅持到底覺得可惜。


在離開山腰處,我接著再度摸黑到小鎮前的急流旁的沙洲攝影。雖然白天已探索過環境,同時攝影點前方就是小鎮,在看得到燈光且聽得到人們宣鬧的聲音之際,位處沙洲邊緣,身後漆黑的林子還是讓我覺得害怕。戰勝恐懼完拍夜景,在步出沙洲之際,背著光,一個漆黑的身影向我走來…。原來是特地來邀請我參與小鎮派對的Cédric ! 他早在小鎮看到我身著亮黃色的風衣在沙洲上拍攝。


山城裡如迷宮的通道、萬聖節喬裝打扮成群結隊索糖的兒童、村民以及那兩天所經歷的一切讓我對這座山城特別有感情。由於小鎮從未有亞洲人到訪,我的出現成為當晚村民的目光焦點與話題人物。我請大家合影留念,並且在旅行後將合照分享給大伙。經過這一天,我和Cédric 與其中一位居民成為了朋友,並約定明年Péone見。


-

【Photographic report / Reportage photographique /攝影報導】 - Mountain village in France / Village de montagne en France / 法國山城 - Village name: / Nome du village / 山城名 : Entrevaux / 昂特勒沃 - Camera / Appareil photo / 相機 : FUJIFILM X-T20 - Lens / Objectif / 鏡頭: FUJINON XC 16-50mm + XC 50-230mm - Tripod / Trépied / 腳架 : BENRO 百諾A300F - Camera strap / Lanière de caméra / 相機帶 : PEAK DESIGN-SLIDE


FB : www.facebook.com/paris.archi.photo

website : www.chechiachang.com

instagram : www.instagram.com/che.chia.chang/

Architecte D.E. / Photographe polyvalent

法國國家文憑 / 巴黎執業建築師 / 攝影師 / 巴黎秋季沙龍官方藝術家

n° SIRET 847 485 604 00023


#富土相機 #富土龍 #百諾 #攝影 #攝影師 #法國 #南法 #夜間攝影 #山城 #photographie #Photographe #France #Provence #Village #Moutain #fujifilm #Fujinon #Photography #Photographedepyasage #Peakdeisgn




梅康圖爾國家公園(Parc national du Mercantour)是法國的十個國家公園之一。 Péone 座落於國家公園邊緣的山谷,建於沈積岩與白雲石形成的奇景:佩翁少女岩“Les Demoiselles de Péone”下方 ,面向Les amignons ,俯視Tuébi 急流。

Entreveau晴朗的天氣讓我在堡壘裡盡興地探險與攝影,同時充份地享受了久違陽光。然而盡了興卻誤了時間,到達 第4個山城-佩翁(Péone)時天色已晚,攝影點的尋找頓時成了難題。幸運的是在步入小鎮之際巧遇3位居民。對方端詳了我的攝影參考圖後,總結了3個可能性,其中一位女士將手臂高舉近80度並指向城鎮前方一片黑稱道:1.路旁有條急流,急流彼端是座高山,山頂的高壓電塔下是村民觀賞年度煙火的最佳地點。若不是在那,便需要2.穿越Tuébi往山坡逆行,否則便可能需要3.前往民宿「天堂的陽台」(Les balcons du Paradis)週邊的林間小路拍攝。黑夜吞噬了城鎮外的一切,緊鄰急流的遮天高山若非湊巧有輛車行駛於其中,實在難以察覺它的存在,當然更馮提其高度。

這位女士神情嚴肅地提醒我路況的危險性,強調人們都避免在夜晚涉足此山。她的警語加上披著黑夜高不可測的山,曾一度讓我猶豫前往。然而我想嚴苛的地形與險悪的路況都曾經歷過,加上這條路通往滑雪場的休息站,路況應不至於坎坷。對於危險疑問一直到上了路才瞭解狀況:雖說該路段平坦寬裕,但途中行經9個密集的急彎,每個彎道的迴轉半徑差異大,加上山間夜裡的能見度出奇低,是故就在過在某個半徑極小的急彎時,我所駕駛的車輛轉幅過大,差這麼一點就迎頭撞向山壁,霎時我才體悟到那位居民口中所謂的危險。

據聞在第6個髮夾彎的視野得以穿過樹林見到城鎮,往返山頭與山腳費時約1個鐘頭,當晚摸黑來回3趟卻仍不得其所。不願就此作罷,午夜時分毅然決定將車停在小鎮中唯一的商家旁的停車場,待天亮摸清這3個攝影點後再次進行夜間攝影。

僅管身體感到極度疲累,但還是毅然地帶著設備進入小鎮。從2008年起,這11年拍了不少山城,Péone雖小,同時建築缺乏顯著特色,但就所處環境而言,此城鎮前有急流後有奇岩,這讓它比起許多法國特色城鎮與城市還顯得不凡。特別是鎮子裡的巷道配置是我前所未見:巷子間不時有穿過建築物地面樓層與另側巷子相通的過道,而此過道中更可沿著短樓梯進入二樓的住家或地下室,此外還有藉由專屬的橋形街梯通往某住家…。街道配置錯綜複雜,堪稱螞蟻巢穴的雛形。

隔日在車裡睡醒,接著來到市政府申請夜間照明Les Demoiselles奇岩時,巧遇稍早打招呼的清道夫Cédric。他告知市政府因Toussaint 假期關閉。在得知我此行的目的之後,他表示他是設備負責人,願意為我在當晚開啟探照燈。接著他邀請我參觀鎮中一年僅於特定日開放或從不開放的建築物。教堂、鐘塔與其它參觀點或許平凡無奇,但是配上“僅特別對我開放的光環”,總有讓嘴角上揚的喜悅。

早天我再次登上對面山頭,來到高壓電塔下,雖終於尋得居民們口中的觀賞煙火至高點,然而因認知上的差異,讓我認為據點尚未尋得,直到攔下過路車輛,同時又接著穿越塔下山坡的樹林訪察後,這才確定高處攝影點並非我所期待。為此通往民宿「天堂的陽台」(Les balcons du Paradis)的林間小路便成了接下來的探索要點。而這也是這次9天的行程中最嚇人的一段,面臨死亡的恐懼僅次於德國2017年10月的新天鵝堡山林攝影歷險。


-

【Photographic report / Reportage photographique /攝影報導】 - Mountain village in France / Village de montagne en France-2 / 法國山城 - Village name: / Nome du village / 山城名 : Entrevaux / 昂特勒沃 - Camera / Appareil photo / 相機 : FUJIFILM X-T20 - Lens / Objectif / 鏡頭: FUJINON XC 16-50mm + XC 50-230mm - Tripod / Trépied / 腳架 : BENRO 百諾A300F - Camera strap / Lanière de caméra / 相機帶 : PEAK DESIGN-SLIDE

+ photo: www.chechiachang.com

Che-chia CHANG 張哲嘉 Architecte D.E. / Photographe polyvalent 法國國家文憑 / 巴黎執業建築師 / 攝影師 n° SIRET 847 485 604 00023


#富土相機 #富土龍 #百諾 #攝影 #攝影師 #法國 #南法 #夜間攝影 #山城 #photographie #Photographe #France #Provence #Village #Moutain #fujifilm #Fujinon #Photography #Photographedepyasage #Peakdeis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