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nière mise à jour : 24 févr.

當經濟成長引發的只是膨脹的物慾,貧富的差距,高昂的房價與加重的生活成本,此外付出之於收穫以及需求之於滿足之間無法取得平衡時,就會造成千千萬萬荒誕的事跡。


下崗工作在為下一個月全家的開銷著急、以形式化心態學習的大學生在畢業後找不到工作、教育與醫療體制的業績化與商業化、中小企業公司面對大型企業和國際競爭所衍生的經營難題、政府機關打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口號之際,官員力行著「有關係就沒關係」的差別待遇、國家政要一面研究著如何塑造形象,一面協同家人在國外銀行開戶藏錢…,在一個競爭且充滿不安因素的社會中,無感者就只能被淘汰。


在網路普及與訊息透明化的今天,許多在過去能夠魚目混珠的事情再也難以混淆視聽。有樣子卻沒裡子的人或許還是有機會上位、而在位者亦不會被拉下台,然而其掩人耳目的華麗包裝終將隨著資訊的透明化和普及化逐層被剝除而難以繼續偽裝。

在法國的這12年裡,接觸的台灣人極少,但在這些人身上看到盲目荒誕的行徑卻很多。除了在街上四處向法國人索求接吻並拍照上網,其中也不乏性關係複雜者:來到法國超過6年,期間不斷更換法藉性伴侶,最終因轉學和換專業多次卻始終拿不到文憑,繼被移民處要求出境。又或是與法國人結婚生子,在賣場工作領著最低薪資(SMIC)之際,卻同時計劃在與其配偶購車和購屋之後透過離婚方式取得部份財產,而話說在購屋前對方早已註冊交友網站“面試“了數個法藉潛在”新宿主“。上述皆是女性,在男性的部份:有人透過註冊同性戀交友網站濫交、有人申請不到新的居留,在警方祭出遣返台灣的要求之際,反而要求支付機票費,否則將繼續在街上乞討…。不否認無國界能有真感情,然而價值觀的扭曲讓上述這些人乎略了自己的一切在法國格格不入、外藉勞工和次等公民的事實,進而自我感覺良好地產生在法國生活是種成功的表現或是和法國藉對象交往”蓋高尚“的幻覺。

許多在國外求學工作多年,不僅外語能力差、無法融入當地文化之外,學習和工作期間用中式的觀點和方法應對,又或是糜爛的生活導致不學無術,以致於完成學業後想留在法國卻找不到工作。相對地在選擇回台灣之際,卻又無法突顯留學價值,專業技能又比不上從未踏出國門的人仕。在廿餘年前針對法國留學議題,各方面資訊取得不易,加上法國特有的學制和語文等因素讓不少人在學了點皮毛回國便能順利地於校學或企業擔任要職。然而在資訊的發達和留學的普及的今天,這些人回到台灣無法如同以往享受留法的附加價值,於是乎法國“海歸”們最終成為了「法式炒飯」般的存在:明明是中式快炒硬加了個法式的頭銜,然而食材和烹飪方法不變,炒飯終究是炒飯,無法端上西餐廳,而在中式餐館也當不了招牌。

在我看來留學與海外執業的價值唯有在融入當地生活、能夠以對方的邏輯思維待人處事之後才能產生其效,否則就其職場效益而言,斥資鉅額的留學將無異於「到此一遊」的旅行。


#法國留學 #巴黎留學 #遊學 #進修 #第二專長 #外語學習 #海外工作

#法国留学 #巴黎留学 #游学 #进修 #第二专长 #外语学习

Dernière mise à jour : 24 févr.



基本認知 首先,引起疫情的病毒名為「冠狀病毒」(COVID-19),川普先生以激進的口吻將其稱為「中國病毒」是種缺乏大我認知與心態的表現。在此病毒漫延全球之際,部份香港和台灣啫血的記者與自媒體用盡各種聳人聽聞的辭彙吸引關注,這不但引起民眾恐慌,連帶造成醫療資源的浪費等衍生問題;此外一些理智欠缺者,與川普同一氣地挑起國族情節,將病毒造成的災情與生活的不便之罪歸咎於中國人。相較於毫無智商的病毒都能夠自發地以對自身群體最有利的方式提昇生存繁衍可能性,反觀這些美其名的高等動物,在疫情肆虐全球之際,缺乏群體意識也就罷了,小我地戴著有色眼鏡,為病毒粘貼國藉標籤,將矛頭指向中國,如此的情商連病毒都不如。

劇增的人口與相對的資源分配問題 1950年,成立聯合國五年後,世界人口總數約為26億。預計將在今後三十年裡增加20億,從目前的77億,增長至2050年的97億,並在2100年達到110億的峰值。此外從現在到2050年,非洲將占全球人口增長比的一半以上。在其他條件不變的假設下,一個小的社會問題在一個人口總數低的國家,終究只會停留在小問題的程度;反之將任何問題丟到像中國、印度、巴西這些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都將一一成為難題,當然更別提非洲那些人口與日俱增的低度開發國家。就且不論中國政府在第一時間對疫情的處理得宜與否,面對極易傳染的冠狀病毒,歧視與仇視的態度非但是種缺乏智慧與素養的表現,同時只會加重病毒帶來的災情。 -

自然環境無國界 在房子裡兩隻不同巢穴的螞蟻不期而遇,一隻說:「你在我們家幹麻?」另一隻說:「這裡才是我們的家!」就在雙方僵持互不退讓之際,突如其來的遮天姆指直接壓死了牠們。小朋友朝著黏在指頭上的螞蟻吹了一口氣,將其吹走後不悅地說道:「怎麼『我們家』來了這麼多螞蟻!?」用人類的視角和心態來看,我們看到的是「螞蟻出現在一戶人家中」,然而用更宏觀的角度來看,貪婪且總是爭論不休的人類又何嘗不似蟻螻般渺小?此外話說數量多如蝗蟲群的人類待的又是誰的家?

國界和國藉是人們約定來的,自然界不會因此產生差別化的“待遇“,是故各國規模性的開發或污染勢必跨越國界交互影響。就以巴西政府為了拓展農地而大量砍伐雨林為例,此舉帶來的不只是地區性的洪災,直接影響的還有整個南美洲的氣候,此外也可能造成遠在加州或非洲的降雨量不足導致旱災。而旱災又有助於森林大火。此外開發雨林時的焚燒手段或雨林消失將產生大量二氧化碳,又加速了溫室效應,進而加速極地冰雪融化造成海平面上昇,最終造成世界各沿海城市提早面臨被淹沒的危機。 當海嘯等天災或規模傳染病發生時,渺小如同蟻螻的人類,存活或傷或亡的結果不會因國藉和人種有所差異。同住在地球村,面臨環境與生存問題,責難與推卸責任必然無濟於事。而唯有凝具集體共識,同心協力尋求應對策略並付諸行動,才是唯一出路。 -

經濟、疫情與可持續發展 經濟發展是伴隨疫情受到關注的焦點之一,人們憂心經濟發展受制對生活帶來的衝擊。然而經濟發展的基礎建立於持續性的消費,與此環環相扣的是無盡的開發、污染,甚至是浪費和環境破壞。有限的自然資源複合上述的物欲、人口激增再加上人類壽命延長之故,就長遠的眼光看來,今日經濟的蓬勃,極有可能造成明日資源的匱乏。又待資源在耗竭之際,經濟便會自然呈現萎糜的狀態。在資源有限的前提下,超過需求以外的欲望都是「借明日之糧解今日之饞」的表現。是故藉由購買力和金錢流通維持經濟的主張恐怕只會拖累未來的世世代代與其它無辜的生物。 -

法國、文化與疫情 基於法國人普遍缺乏良好衛生習慣與境內連綿不絕的外藉遊客之故,疫情會在法國快速蔓延並不令人感到意外。目前法國因故實施封城禁閉,至4月15日滿一個月,文化背景和優渥的社會福利普遍地養成了法國人的個人主義與享樂主義的性格傾向。於是在禁閉前三天的週末,人們無視疫情,在毫無防護的情況下一如往常地大量聚集在公園作樂、結伴上餐館、電影院…。在巴黎住了近12年,住得越久越無法理解人們將「法國人」與「浪漫」劃上等號的理由。在我看來這民族的缺點更多的是「缺乏大我的群體意識,取而代之的是小我的徇私利己」。人類本是健忘的動物,套用在這樣的民族特質上,更難讓人去期待民眾能在這場疫情中能夠獲得多少啟發或吸取多少教訓。所幸在這個艱難的時期,除了不被期待的經濟衰退與人身自由受限,禁閉策略為自然環境意外地帶來休憩的機會,空氣和流水為此變得更加純淨,而動物們也找回應有的活動權力。 - 面對疫情應有的認知與心態 面對疫情該持何種心態應對?個人認為人類的生活沒有「過不去」的時候,有的只是在貪婪的人心胃口被養大且得不到滿足「回不去」的時候。此外缺乏建設性的指責和推卸責任的行為,只會衍生更多問題,唯有稟持同理心攜手對抗病毒才是遠離這場災難的捷徑。倘若人們能藉此機會學習互信互助且互重,同時思考如何節制欲望與無度的消費,那麼這將會是地球村在這場災難中最大的收穫。

BBC視頻 - 人體奧妙之細胞的暗戰

www.youtube.com/watch?v=lwg85-ytoj0


FB :www.facebook.com/france.archi.photo

# COVID-19 #aoka #Fujifilme #Fujinon #photography # #富土相機 #富士龍 #攝影 #攝影師 #法國 #冠狀病毒 #法國疫情 #photographie #Photographe



Richard MEIER, “architecte du blanc”, qui ne fait que du bâtiment blanc, y compris en pleine nature. Il a dit : « White is the most wonderful color because within it you can see all the colors of the rainbow. The whiteness of white is never just white; it is almost always transformed by light and that which is changing; the sky, the clouds, the sun and the moon. »


Je ne suis pas convaincu par sa justification de l’utilisation de la couleur. Selon moi, l’utilisation uniquement du béton peint en blanc peut exprimer la beauté du minimalisme et de la pureté. Cependant, le fait d’utiliser le blanc seul correspond en principe de la photo en noir et blanc. Sans la complexité des matériaux et des couleurs, le projet est facile à gérer et on est plus sûr de ne pas faire d’erreur.


Dans la conception architecturale, il est bon de trouver sa place et son style. Et on peut par ailleurs considérer que Meier est un spécialiste du béton et du blanc, comme Tadao Ando qui est le spécialiste du béton. Mais avant de conserver son style, je trouve qu’il est plus important de respecter l’environnement où les bâtiments se situent.

Imaginons le centre culturel de Jean-Marie Tjibaou de Renzo Piano, qui s’adapte à son environnement, construit par Meier, avec son bloc blanc de béton en pleine nature, comme Douglas House à Harbour Springs (1973), nous aurions de nouveau un gros bloc blanc en béton, dominant la nature. Cela pourrait être un phénomène particulier, mais je ne pense pas que les habitants en seraient d’accord. Parce que cela serait un manque de respect pour l’environnement et pour la culture locale.


A mon avis, un bon architecte n’a pas besoin de chercher à se différencier, il répond avant tout aux besoins du maître d’ouvrage, des utilisateurs du bâtiment en prenant en compte l’environnement.


Che-chia CHANG 張哲嘉 Architecte D.E. / Photographe polyvalent / Artiste officiel du Salon d'Automne

法國國家文憑 - 巴黎執業建築師 / 攝影師 / 巴黎秋季沙龍官方藝術家 n° SIRET 847 485 604 00023


FB : www.facebook.com/paris.archi.photo

website : www.chechiachang.com

instagram : ww.instagram.com/chechia.chang.photographer


#富土相機 #富土龍 #百諾 #攝影 #攝影師 #法國 #巴黎植物園 #夜間攝影 #photographie #Photographe #France #luminosité #Océanenvoiedillumination #fujifilm #Fujinon #Photography #Photographedepyasage #photographie #Peakdeisgn #Illuminatedoce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