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nière mise à jour : 24 févr.



建築師理查·麥爾(Richard Meier),於1934年出生於美國,1984年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其建築作品以簡約的幾何造形以及單一色彩的應用被認為是「白派建築」的一員。他曾說道:「白色是最美好的色彩,在這裡頭你可以見到彩虹所有的顏色。 白色的色域絕非單調,它總是伴隨著光線以及其它諸如天空、雲彩、太陽和月亮的轉變進而呈現出不同的效果。原文:« White is the most wonderful color because within it you can see all the colors of the rainbow. The whiteness of white is never just white ; it is almost always transformed by light and that which is changing ; the sky, the clouds, the sun and the moon. »

綜合幾何造形、簡單的建材類別使用再配合純白的建築量體確實能夠呈現清爽和簡約的畫面,但是我卻不認同他在色彩應用的說辭。在我看來純色的色彩效果本已獨樹一格,如同黑白攝影的去蕪存菁,清一色的白更能達到淨化與襯托主題之效。是故在簡化建材的使用與去除色彩搭配的工作之後,除了避免犯錯、使設計案易於管理,同時也讓建築師有更多的餘力專注於其它工作項目。瑞士建築師科比翼(Le Corbusier,1887-1965)的純白的混凝土建築便是最好的寫照。


由西班牙建築師聖地牙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事務所設計的堤堡文化中心(Centre culturel Tjibaou)座落於南太平洋島嶼上的新喀里多尼亞島(Nouvelle-Calédonie),透過卡納克傳統建築的編織意象,以木材作為包覆層,結和不銹鋼作為結構用材,打造了多個類圓錐體的建築圍幕,儘管總面積達300 m³,然而無論是在造形、建材或色彩的應用,毅立於樹林中的建築量體非但沒有違和感,反而能與環境融為一體,成為一個特殊的地景。相對於理查·麥爾事務所於1973年完工的道格拉斯住宅(Douglas House)卻於一座綠意盎然滿是灌木的山坡上以殖民者的姿態生硬地以鋼筋混凝土和大面積玻璃圍幕搭建起他的白色堡壘,宣告對這片臨海樹林景觀的支配。若我們索性也將這個建案視為一個奇景,那麼前後兩者將將注定不在同一個層次。又相較於建築尺度和性質相仿的落水山莊(Fallingwater),這棟由美國建築師法蘭克·洛伊·萊特(Frank Lloyd Wright)設計的私宅無論是在外觀形式、建材使用與色調的搭配,皆巧妙地順應了地景,溫和地融入所處環境。之於前者,後者無論是在建築語彙或在意境上皆更勝一籌。


諸如美國建築師法蘭克·蓋瑞(Frank O Gehery)華而不實的作品風格,總是不乏財力雄厚的業主為這些建築巨星的名氣或風格一擲千金,或者雙方欲彰顯其個人主義進而犧牲實用性考量又甚至罔顧建案對景觀造成的衝擊。在設計領域,藉由特定的元素和象徵樹立個人的風格並無不妥,如同安藤忠雄致力於清水模建築,在此我們也不彷將理查·麥爾視為所謂的「白派建築師」。然而建築設計並非純藝術,在固化個人的設計風格之前,「因地制宜」必須作為首要考量,畢竟所謂的建設都是以破壞為基礎,作品對環境的影響,尤其是對自然景觀的干擾不言而喻。我認為一位優秀的建築師無需特意區別於他人或屈就於對設計風格的執念,為的是「在滿足因地與因時代背景制宜的前提下,依據建案資源合理規劃、回應業主的期待和對空間的使用需求」就是最佳風格。


// France X Archi X Photo - 法國建築導覽 X 攝影服務 網站:www.chechiachang.com

FB :www.facebook.com/france.archi.photo


#建築風格 #建築設計 #設計風格 #法國 #建築師 #理查麥爾 #聖地牙哥卡拉特拉瓦 #法蘭克蓋瑞 #法蘭克洛伊萊特 #白派建築 #堤堡文化中心 #道格拉斯住宅 #落水山莊 #法國旅遊導覽

Dernière mise à jour : 24 févr.


2008年來到法國生活前,個人對於歐洲印象最深刻事物之一是當地五花八門的慶典與活動,其中巨型人偶與巨型機械的街頭遊行尤為吸引我。為了一睹其風采,從2018年起我依序規劃了下列的旅行與攝影報導工作:

Royal de Luxe在1979年創立於艾克斯市(Aix-en-Provence),十年後長駐於南特市(Nantes),是法國以街頭戲劇表演聞名的團體。從1993至2004年間先後創造了12個高度達5至9米半的巨型機械。其機械的樣式囊括了墨西哥無毛犬、蘇丹象、長頸鹿、犀牛和包括潛水員的各種人物形象。機械的運作需全時配合演員透過纜繩或駕駛器操作,一別於電影特效,演員的臨場演出讓活動別具生機。作為引發此一旅行主題與攝影工作的誘因,我從2017年開始留意該團體的預定表演項目。然而這幾年來除了兩個新形態的小型定點公演之外,截至今日該團體遲遲未發佈巨型機械的遊行規劃。日前雖然公佈了2022年9月於維勒班市(Villeurbanne)舉辦的首屆法國文化雙年展(Capitale française de la culture)的表演訊息,不過依Royal de Luxe的官網公告,該團體將於此活動中推出嶄新的表演內容。依此情勢看來,要親眼見證深受好評的機械街頭遊行仍需耐心等候。

身為貓迷的我在2018年的某天突然靈機一動,上網查詢了與貓相關的節慶,當時日子碰巧落在比利時伊珀爾市(Ypres) 三年一度的拋貓節(Kattenstoet)前夕。我順勢規劃了比利時的訪友、火車站觀摩與參加慶典的行程,在此終於為個人首次的巨型偶像遊行之旅拉開序幕。該節慶自1955年以來,以3年一輪的週期於5月的第二個週日舉行。節慶的起源說法不一,演變至今成為一個以貓為主題的嘉年華。當時令我引頸期盼的除了巨型貓偶,便是遊行隊伍與群眾的貓樣裝容。可惜天公不作美,除了陰雨,遊行與返程車班的時間也未能契合,故未能享受節慶的氛圍。


2020年8月,為了拍攝噴水機械象我先是往南特市(Nantes),接著又去了加萊市(Calais)拍攝噴火機械龍。在南特的那四天陽光普照,機械島(Les Machines de l'Île)的機械遊樂園和機械象多少滿足了個人對Royal de Luxe的憧憬。然而在北上參觀加萊龍的那四天,遊行最初因強風取消,接著又因機械故障和後續維修無法實施例行表演,以至於在三天的行程中未能拍到期待的影像。2021年年底加萊龍隸屬的企業La Compagnie du Dragon增購一個小型定點展示的機械鬣蜥,未來隨著巨龍沿海岸遊行的都市規劃案的落實以及巨龍正式停放據點的完工,其巡演無疑地將更加引人入勝。


米諾陶洛斯(Minotaure)或稱希臘牛頭人,是「米諾斯」(Minos) 和「牛」(Taurus) 的組合,也可稱為米諾陶,這是希臘神話中一個半人半牛的怪物。土魯斯作為法國第四大城,個人對它的認知卻源自於2020年在SEURA建築師事務所任職時的Toulouse Aerospace的都市更新暨景觀規劃案,該專案涉及了噴氣牛頭人身巨型機械的遊行路徑。2021年10月我來到土魯斯,在遊客中心與米諾陶隸於的Halle de la Machine的安排下,我參觀了這兼具表演性質的微型博物館、搭乘米諾陶遊街,同時也享用了融合表演與透過機械服務食客維期兩個半小時的餐點。


// France X Archi X Photo - 法國建築導覽 X 攝影服務

攝影作品: www.chechiachang.com/halle-de-la-machine

FB :www.facebook.com/france.archi.photo


#法國 #法國旅遊導覽 #土魯斯 #米諾陶 #旅遊誌 #旅行 #攝影

Dernière mise à jour : 24 févr.



在不分國家或地區級別的前提下,法國擁有的自然科學博物館除一所停止營運外,至2021為止總數多達44座,名列世界第一,這讓擁有19座名列第二的美國望塵末及。在法國,儘管這些展館在屬性上的高相似度,隨著各家在歷史沿革、掌握的資源與藏品的質量差異,卻相繼造就了不同程度的規模、知名度與學術價值。


Muséum是拉丁文museum法語化的單詞。格勒諾布爾市於1773年成立了法國第一間自然科學博物館(Muséum de Grenoble)。然而Muséum一詞的使用卻源自於1793年成立的法國第二座,同時也是唯一一座國家級別的巴黎自然科學博物館。該單詞因後者的廣泛使用繼而成為法語系國家「自然與科學博物館」的專有稱謂。而作為法國第三座muséum的土魯斯展館則於1796年成立。*Muséum以下以展館和博館稱之。


不同於其它的城市旅遊景點,博館的參觀行程總是兼具知識性與趣味性。個人對其喜好源自於兒時參觀的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化石、恐龍模型、動物標本與場景規劃。雖然至今已超過廿年未再踏入該園區,其場景規劃卻依舊讓我印像深刻。土魯斯園區於1997年閉館,在2002開始動工前曾研議了多個發展方案,最終以新建展館定案。期間考量到土魯斯為法國第四大城,為了配合其城市規模,進而擴大展館尺度。在經歷6年的工期,閉館11年後終於在2008年1月28日重新開放。


土魯斯自然與科學博物館(Muséum de Toulouse)腹地除了囊括展區,同時備有研究中心、植物園與溫室。相關數據如下: 建築師:Jean-Paul Viguier(法藉) 佔地6 000 m², 常設展區面積2 600 m²,臨時展區400 m² 工程費用:3千5百萬歐元(約NTD 11億5千5百萬元)。 分攤比例:市府75%,省議會(le conseil général )14%,多省份大區(la région)11%。 藏品數:2千5百萬件,其中8 000件用於常設展。擁有的動物標本總計5千件,外加鳥類標本1萬件與數以萬計的昆蟲標本。除了展示礦石、植物和化石之外,亦渉足史前學與人類學領域。

該博館位處老城區邊緣,鄰近加龍河(Caronne),與之銜接的輕軌總站提供了便捷的交通服務。雖位處城市中心,週邊的環境卻綠意盎然,其附屬的植物園佔地達7公頃。如同歐洲多數的博物館在規劃上的限制,僅管腹地廣大且經重建,該館卻未設置如多數新興國家佈屬博館時附加的廣場。隱匿於通往植物園的開放式入口旁,館前為一條兩側植栽寬約7米5的人行道,叢木與灌木交錯、在枝葉間忙於覓食的松鼠搭配博館櫥窗泛黃的燈光,在陰雨天中交織的畫面靜謐又神秘。由於該館入口處未設置顯眼的標示,前置的紀念品區的大面積落地窗商品再度弱化博館的入口意象,導致在營業時間前抵達的我,一時摸不清楚展館入口。


從入口的林蔭人行道經過宛如玻璃光盒的紀念品商店,接著到達由拱形圍廊與紅磚牆圍塑高約13米的接待大廳,前後兩小一大的單元營造了三種截然不同的環境氛圍與空間體驗。場景規劃對博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異於其它我參觀過的法國展館,此館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樓梯間的牆面彩繪、展場入口的塗鴨以及展品以插畫搭配淺顯且簡短的解說方式,在跳脫傳統展示框架的同時,讓博館更顯活力且別樹一格。此外佈置於玻璃圍幕上的動物骨架在傍晚時的照明與館外植物陰影的襯托下,其效果更是令人驚艷。而以巫術為主題展示的動植物標本的櫥窗雖小,但卻饒富新意。若要說不足,主要的表現在於展區櫥窗玻璃間的金屬框架以及部份的插畫看板造成的視覺阻礙。在化石展廳的空間不足,缺乏場景設計,展品未能得到良好的展示效果。而在文物展區的螢幕光害、多光色的點綴以及插畫看板帶來的風格衝突是最可惜的部份。雖說如此,土魯斯自然科學博物館仍舊是這以磚造城而聞名的「玫瑰城」最值得參觀的據點之一。


// France X Archi X Photo - 法國建築導覽 X 攝影服務

攝影作品: www.chechiachang.com/museum FB www.facebook.com/france.archi.photo


#法國 #法國旅遊導覽 #土魯斯 #科學博物館 #法國博物館 #旅遊誌 #旅行 #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