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設計風格 / style de conception】



建築師理查·麥爾(Richard Meier),於1934年出生於美國,1984年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其建築作品以簡約的幾何造形以及單一色彩的應用被認為是「白派建築」的一員。他曾說道:「白色是最美好的色彩,在這裡頭你可以見到彩虹所有的顏色。 白色的色域絕非單調,它總是伴隨著光線以及其它諸如天空、雲彩、太陽和月亮的轉變進而呈現出不同的效果。原文:« White is the most wonderful color because within it you can see all the colors of the rainbow. The whiteness of white is never just white ; it is almost always transformed by light and that which is changing ; the sky, the clouds, the sun and the moon. »

綜合幾何造形、簡單的建材類別使用再配合純白的建築量體確實能夠呈現清爽和簡約的畫面,但是我卻不認同他在色彩應用的說辭。在我看來純色的色彩效果本已獨樹一格,如同黑白攝影的去蕪存菁,清一色的白更能達到淨化與襯托主題之效。是故在簡化建材的使用與去除色彩搭配的工作之後,除了避免犯錯、使設計案易於管理,同時也讓建築師有更多的餘力專注於其它工作項目。瑞士建築師科比翼(Le Corbusier,1887-1965)的純白的混凝土建築便是最好的寫照。


由西班牙建築師聖地牙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事務所設計的堤堡文化中心(Centre culturel Tjibaou)座落於南太平洋島嶼上的新喀里多尼亞島(Nouvelle-Calédonie),透過卡納克傳統建築的編織意象,以木材作為包覆層,結和不銹鋼作為結構用材,打造了多個類圓錐體的建築圍幕,儘管總面積達300 m³,然而無論是在造形、建材或色彩的應用,毅立於樹林中的建築量體非但沒有違和感,反而能與環境融為一體,成為一個特殊的地景。相對於理查·麥爾事務所於1973年完工的道格拉斯住宅(Douglas House)卻於一座綠意盎然滿是灌木的山坡上以殖民者的姿態生硬地以鋼筋混凝土和大面積玻璃圍幕搭建起他的白色堡壘,宣告對這片臨海樹林景觀的支配。若我們索性也將這個建案視為一個奇景,那麼前後兩者將將注定不在同一個層次。又相較於建築尺度和性質相仿的落水山莊(Fallingwater),這棟由美國建築師法蘭克·洛伊·萊特(Frank Lloyd Wright)設計的私宅無論是在外觀形式、建材使用與色調的搭配,皆巧妙地順應了地景,溫和地融入所處環境。之於前者,後者無論是在建築語彙或在意境上皆更勝一籌。


諸如美國建築師法蘭克·蓋瑞(Frank O Gehery)華而不實的作品風格,總是不乏財力雄厚的業主為這些建築巨星的名氣或風格一擲千金,或者雙方欲彰顯其個人主義進而犧牲實用性考量又甚至罔顧建案對景觀造成的衝擊。在設計領域,藉由特定的元素和象徵樹立個人的風格並無不妥,如同安藤忠雄致力於清水模建築,在此我們也不彷將理查·麥爾視為所謂的「白派建築師」。然而建築設計並非純藝術,在固化個人的設計風格之前,「因地制宜」必須作為首要考量,畢竟所謂的建設都是以破壞為基礎,作品對環境的影響,尤其是對自然景觀的干擾不言而喻。我認為一位優秀的建築師無需特意區別於他人或屈就於對設計風格的執念,為的是「在滿足因地與因時代背景制宜的前提下,依據建案資源合理規劃、回應業主的期待和對空間的使用需求」就是最佳風格。


// France X Archi X Photo - 法國建築導覽 X 攝影服務 網站:www.chechiachang.com

FB :www.facebook.com/france.archi.photo


#建築風格 #建築設計 #設計風格 #法國 #建築師 #理查麥爾 #聖地牙哥卡拉特拉瓦 #法蘭克蓋瑞 #法蘭克洛伊萊特 #白派建築 #堤堡文化中心 #道格拉斯住宅 #落水山莊 #法國旅遊導覽

0 commentaire

Posts récents

Voir tout

Chaque espèce animale développe un aménagement de son environnement, spécifique à ses besoins, capacités et instincts. Par exemple, les oiseaux construisent leurs nids, les lièvres creusent leurs te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