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師事務所職員肖象 - Portrait professionnel】



就「堅持」一詞而言,若說「不輕言放棄」是優點,那麼「不懂得放棄」便是弊端。而針對「守信」一詞而言,若「承諾的實踐是被期待的」,此人格的價值才能得到彰顯。


人生至今,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之一是花了兩年的時間堅持修完令自己痛苦至極的資訊管理的專科學業。所幸接著在統一速達宅急便服務約四年再度回歸校園時,我不顧在資訊業任職的堂哥的勸告放棄了“本科”,終於毅然地遵從本心地選擇了建築系;對於自己說過的話我絕對會盡力而為,特別是允諾過的事情。而在面對做不到的狀況下,哪怕是對方不介意甚至不重視,最終我還是會給對方個交待,為的是我喜歡真誠地為人處事的坦然與踏實。


2019-2020年在CMI建築師事務所任職,因建築設計比賽結果遲遲未裁決,我遂提議利用空檔為所內成員拍攝肖象,用以因應日後各種公務用途。那是我繼VBA建築師事務所之後第二次拍攝團隊肖象。雖說不及首次來的緊張,不過面對大伙兒興緻勃勃卻缺乏燈具的情況下,我不免擔心是否能拍得令人滿意的成果。

1月24日離職的前6天,我開始在空間極小的地下室勉強且簡陋地架設了攝影空間。當時縮衣節食的我在一次性攝影需求的工作條件前提下,不願意也捨不得購買棚燈,於是在所內東拚西湊地找來了各種備置低色溫(黃光)的燈具打光,這不專業的配置導致我日後不可計量的修圖工作:除了下班後和假日的閒餘時間都搭進這份工作裡,在離職後,仍不時的再拿出來重修。那泛黃的燈色猶如滲入被拍攝者的皮膚一般,要嘛難以修回正常的膚色,要嘛難以協調所有影像的參數。此外,被拍攝者的年齡層和各種外貌特徵皆有著相當大的差異,這也影像了瀏覽時的修圖觀感。譬如前一幀影像的人物是光頭,後一個人黑髮,再下個是白髮,在白色系的背景下便會造成影像的亮度差異。此外增加髮量的要求或是沒有穿著指定顏色衣物,在修圖時改色調也徒增了工作量。在這樣的修圖條件下,「堅持做好」的自我要求,便成了我一再受挫的痛苦來源。


在拍攝滿兩週年前,我趁著日前購買人像修圖軟體的機會,複合不同於日前的修圖方式,在經歷了至少四天的工時,我決定在今晚將這份工作劃下休止符。雖然對影像間的協調表現仍相當不滿意,但至少「實踐不輕言放棄」的精神和「避免不懂得放棄」的原則都做到了。有鑑於要處理的影像多如雞毛,而投入的人力、時間和精神成本都是用歐元計算的,我必須在此刻止損。


現在再看去年的修圖結果來,我邊看邊直搖頭,完全無法理解當時修圖後的滿意感源自何處。不過相信不久,我依然會否定今天的修圖結果。這又是一次免費的攝影工作,但我真真切切地盡了全力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CMI的準主持建築師Perrine多次期待我的修圖結果,之前一直搞不定,我想對方期待的熱度早已褪去。是故我想在這件事上除了對自己負責之外,若能再獲得對方的認同,這將是這份工作投入的最好報酬。


// France X Archi X Photo - 法國建築導覽 X 攝影服務

作品網址:www.chechiachang.com/portrait-graphique

FB www.facebook.com/france.archi.photo


#巴黎攝影 #人像攝影 #肖像攝影 #攝影工作室

0 commentaire